沈清行🍰

阿行好冷想就地冬眠!!

🍰透一下之后想开的长顾连载w

名字叫《与光》,现趴,昀昀是医生,庚庚辞职后去当了调酒师。辞职是有原因的这里先不说。白大褂昀昀啊啊啊啊啊想想就爱辽!!!!

以下片段,不代表未来的正文(x)

★☆


“他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儿子喜欢我还能拦着吗?”顾昀慢条斯理地在资料上签上名字,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将垂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他的字让他看起来不太像个医生,是很好看的正楷,一笔一画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力度。顾昀将签好的资料放到一边,指尖点了点桌子,抬头却是一副好笑的神情,眸子黑沉,带着说不出的坚硬凛冽:“但是说他不务正业,不好意思,我不觉得。您还没那个资格嘲笑我儿子怎么样,请回吧,我还有病人。”

等关门声响起,刚刚还拽得二五八万一样的顾医生立刻将他那长江入海口一般宽的心堵了个严严实实,又揪心又无奈,还是一边暗骂这小兔崽子怎么那么会戳人心,一边一通电话拨了过去。阳光透过他身后窗户斜斜的打进来,留下满地树叶斑驳。

青年的声音满含笑意,雀跃着通过话筒传了过来,裹挟着微弱电流冲破阻碍,像是要直达对面人的心口。顾昀先是一愣,继而想起自己好歹是来兴师问罪的,还是要摆出那个架势出来,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才开口:“怎么辞职了?”其实他想问,辞职了怎么不先跟我说?

“你知道的子熹,我喜欢做什么、喜欢什么人,你都知道的,你比谁都明白。”长庚似乎是笑了一下,又似乎没有——顾昀发现自己很难想象出他现在的表情来。

办公室的门被极有规律地敲响,随着开门声他抬头便看到长庚举着手机站在那里,他眼镜还放在桌子上,有些看不清长庚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我也知道你喜欢什么。”他说,然后大步朝着逆着光的顾昀走来,将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的顾医生抱了个满怀,将他牢牢禁锢在椅子与自己的怀抱之间。

长庚的话里像是在撒娇,却又透着坚定的不容拒绝:

“子熹,好不好?”


刚刚翻相册的时候找到了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瓶海货。
是五岁的蟹宝宝和三岁的鱼宝宝!!!

🍰【舟渡】早安吻(片段练习)

不定时更新的片段练习11.27打卡🌸

我沈汉三又回来了!!(bushi)


★

喝茶讲究于品,品味、品色。看茶叶沉浮,其实便似人生百态。名山大川,浮云碎雪,尽在这一盏茶中——骆一锅歪了歪脑袋,似是颇为不解地伸爪子碰了一碰,顺带将尾巴一甩,留下嫌弃的一声“喵”,转向了一旁的那杯热牛奶,用来抗议自己并不懂人类关于茶的歪理邪说。

窗外的阳光斜斜的照进来,留下一室耀眼夺目的温柔缱绻,给家里所有物件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却不及一人眼中波光流转的笑意那么亮。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留下满地斑驳,费渡就这么抱起光影中的猫抬腿向卧室走去,身后留下的茶盏已空,于满室光辉中落下一个绕星般的背影。

-

骆闻舟是典型的能多睡五分钟就不会委屈自己一秒,定闹钟风格是雷打不动的拖延,仿佛少睡那么一小会儿就能要了他的命。可惜电子闹钟叫不起来赖床的骆队,家里也还有两个两条腿和四条腿的生物当移动闹钟,费总秉着“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只提供理论基础,将一切实践交给锅总去实施,颇为自得的坐享其成,惹得被骆闻舟强行揪下来的锅总极度不快,可惜又怂于铲屎工的淫威,蔫嗒嗒地追着自己尾巴上那点毛转了个圈,第二天早晨也还是会被费一锅放到某个人的胸口上去坐着。

费渡清清爽爽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翻一本杂志,桃花眼微微下垂成了一条温柔而好看的线,眼角有一点仿佛淡墨晕上去的红,氤氲着所有阳光的梢枝末节,整个人笼罩在满室浅金色光辉中,美好的有些不真实。

骆闻舟的起床气还没散,眼尾一扫看见费渡这般模样,霎时什么脾气都给烟消云散了。他把自己刚睡醒的满脑袋乱毛呼噜的更加奔放,色令智昏地转了个身面对着费渡,伸手在他膝盖上戳了一下。

这人的注意力其实一直没在那本不知道是什么的书上,被骆闻舟一戳便抬头看了过去,对上一双闪着光的眼睛,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

费渡笑起来有些眼带桃花的意思,偏又极熨帖地将那股子劲儿收在了一个小小的角落,收放自如似的,竟也能时时将周身带着一丝古板严谨的味道,可惜一笑起来变能溃不成军,温柔又有些假正经,让所有无关风月的深情甜蜜尽数显露,打着旋儿飘过来。

他那用来装斯文败类的金属框眼镜还放在床头,身上是和骆闻舟同款的沐浴露香,是前些天被骆闻舟强制换成的甜橙味儿,除却手上端的那杯碍眼的茶,竟有股说不出的少年气,干净、清澈,居然还有点甜。

骆闻舟正经起来是真正经,端着老干部的架势,警察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却霎时流露出来,是很正牌的坚实;不正经的时候也是能真的不正经,比真正的富二代费渡还能多些油腔滑调的公子哥气。年少时冲动的奶油味儿已经经过数载沉淀成了市局的香油味儿咖啡,看似波澜不惊,但对着费渡时的色心该动还得动,他先是颇为正经的咳了一声,然后便开始胡说八道:“我觉得以后我们早上可以加个程序。”

“嗯?”费渡冲他挑了挑眉,将手中的茶盏轻轻放在床头柜上,“加什么?师兄?”

关于费渡对骆闻舟的称呼,没什么事儿的时候喊师兄,有点事儿的时候喊老骆,有时候还喊两嗓子闻舟,还能在某些特定场合被骆闻舟哄骗出个其他某个称呼来喊上两声。一般当他用这种口气喊“师兄”,骆闻舟就知道准没好事。

“为了伴侣双方的身心健康。”骆闻舟说,说着意有所指地瞄了瞄费渡的唇,“早安吻可以说是必不可少。”

费渡弯腰把已经十六斤重的骆一锅抱起来放到自己腿上,神色平淡的一点头:“行吧——那是不是还得加个晚安吻?”

费渡通常撩人于无形,骆队长突然有些受宠若惊,又觉得没这么好的事儿,就见费总悠悠然抓起骆闻舟放在他膝盖上的手,低头在两个指尖上吻了一下,表情虔诚的不可思议:“补上昨晚的。”

骆闻舟只觉自己当时愣成了个傻逼,任督二脉被一股子热气顶的直冲头顶,竟下意识没有了动作,眼看着费渡抱着猫站起来,还顺走了床头的茶杯,留下轻飘飘的一句:“刷牙了吗?”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些什么,直接冲进了卫生间。

☆


可能之后还有个晚安吻?(大概)

对辽是之前蓝蓝宝贝儿 @降蓝 å†™çš„!!!

台好看乐再次夸一夸555

🍰【水生组】可遇可求

我最喜欢的蟹💖💖💖 @一瓶海货。 

水生组🔒了!!谁都不能走!(bushi)🎊🎊🎊🎊自己写自己都写的好ooc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篇好像也没写了啥(x)

怕理解不了带个链接(x→个人人设


💕

0.

我遇见了你,不断欢喜。

是你带领我走向这人世间。


1.

沈清行刚遇到呭平的时候,是第一次偷跑上岸。她那时怀着对来到人间的惊喜和无措,拎着早早准备好的小包袱,就这么离开了自己的家。为什么要逃,原因简单到,只是她不想跃龙门罢了。

能一朝跃龙门成真龙,其实是族里每条鱼的愿望。真龙和鲤鱼,那是不可相比的。可独独她不想跃过去,只想当一条安安稳稳混日子的小废鱼。

虽然她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可现在,哼哼带着她现起的新名字,上路了。


2.

她想先去看看海。

她的家是一条小河,从前她只觉那就是整个世界,对于海的印象,是“河”的另一个称谓。她没有见过更好的景色,所知道的完全是道听途说。

她听说海很大很蓝,是一望无际的广阔,是温柔气息的流淌,轻而易举将她的心引走了,让她无端升起一股期盼。

后来啊,她很庆幸自己那天去看了海。


3.

因为她在那天遇到了呭平。


4.

那个日子景明天清,听街上卖花的小姑娘说,这种天气很适合去海边。

呭平就躺在沙滩上晒太阳,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她那时以为呭平是人类。——因为呭平真的太不像个妖怪了,大概是和她相比。不过长的很好看这点似乎是很像。

她就傻乎乎地跑过去给这她目前见过最好看的人类打了个招呼。

妈妈说,人在江湖走,不能没有朋友。

那就先交个朋友吧,她想。


5.

呭平是个妖怪——而且是个道行很高的妖怪,更不是沈清行这种不知道混了多久日子才修成人形的小妖。所以将将有道视线投在她身上时,她就感觉到了。

可是她没想到,在那个女孩子给自己打招呼的时候,她下意识就脱口而出了:“你一条淡水鱼为什么要跑到海边?”


6.

后来谈起这事的时候,沈清行撑着下巴郁闷道:“我们一个是咸水蟹,一个是淡水鱼,简直是史上最虐恋情深有没有。”


7.

不过这会儿她倒是非常慌张,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以为是她技术不到家没将耳鳍变完全,可是一切正常,她人形变的还是挺好的。

她好可爱。呭平想。

她可真好看。沈清行捂了捂自己的鼻子。


8.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呭平身后就多了条小尾巴,每天“蟹蟹蟹蟹”的喊着她,她似乎也习惯这样了。

沈清行很崇拜呭平,觉得她什么都会真的好厉害。她跟着呭平走过了名山大川,看过了满天星月,有天上人间的浮云碎雪,也有所有暖阳的光。

等到她满心满眼都是一个人的时候她才发现,啊,我走不开了。


9.

沈清行突然间就不想当条小废鱼了。

不过她依旧不想那么早回去跃龙门——成了真龙她就再也不能经常跑出来玩儿了,也不能经常见到呭平了。

不过她还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即使收效甚微。


10.

她本来想等到这一年结束的那刻再表白的,“跨年”听起来就意义重大。可是她逐渐认识的新朋友们居然有好多在一起了,于是她也等不及了。

她怕自己如果被拒绝了会怎么样,也不太敢去想。她给自己做了挺久的心理建设,怂巴巴地抱着“完蛋就完蛋”的心情去找了呭平。


11.

“虽然我也一直不知道沈沈为什么喜欢我,但是我也喜欢沈沈!”


12.

突然间花开了。


13.

她初入人世间便遇到了呭平,不可避免的重要带着在陌生环境中下意识的依赖,与那人对她细水长流的关怀,磨平了她戾气的棱角。



“我超喜欢你呀。”


水生组🔒🔒🔒了!!!!🔑我吞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我滴蟹5555555💖💖💖💖💖原地炸成烟花🎊🎊🎊🎊🌸🌸🌸(语无伦次JPG.)

一瓶海货。:

水生组🔒



咳 è™½ç„¶ä¹Ÿä¸€ç›´è§‰å¾—我们和锁了没太大区别 ä½†æ˜¯æ²ˆæ²ˆæ¥æä¹‹åŽæˆ‘的反应仿佛一个紧张过度担心拖累小奶狗又被小奶狗可爱到无法拒绝的中年大叔………………

我是谁我在哪我昨天说了啥

 @沈清行🍰 

正!经!官!宣!!!!!!!💖💖💖
@一瓶海货。 4我滴辽!!!我滴!!!!!!
呜呜呜呜呜我太快乐辽
我永远喜欢我滴蟹呜呜呜(倒地身亡)
我大部分朋友都以为我们之前就在一起辽哈哈哈哈哈哈(x)
我成功辽,今天是快落哼哼,水生组盖章了🔒

🍰【普瑞斯特男团】皮氏集团十大未解之谜背后的故事

男团设定文字版(点进去看图版~)


★

下面是前方发来的最新独家报道。


“皮氏集团旗下普瑞斯特男团出现十大未解之谜,让我们跟随本台记者的脚步一起,近距离接触普瑞斯特不为人知的一面。


之一,沈巍为什么会和赵云澜在一起。(内部消息,待考证。)

之二,林静恒出柜后究竟说了什么让沈易暴跳如雷,踢翻了李筠的老爷椅。

之三,顾昀的吹笛技术究竟有没有变好。

之四,经纪人沈易陶然深夜研究数学题是为何。

之五,骆闻舟和魏之远的正副队位置究竟是不是黑幕。

六,程潜“人间不直得”表情包背后的故事。

七,编外摄影师南山、褚桓为何从未出现过。

八,男团最大金主爸爸究竟是不是李旻。

九,普瑞斯特男团前成员周絮和圈内著名导演温客行、以及某富二代景北渊、乌溪之间的关系。

十,普瑞斯特所属公司皮氏集团的老总皮氏为何人。


请持续关注普瑞斯特记者沈清行、摄影师呭平 @一瓶海货。 ä¸ºæ‚¨å¸¦æ¥çš„独家报道,我们将为您逐渐揭开谜团,走进普瑞斯特背后的故事。”


据记者沈清行了解,普瑞斯特男团自出道以来引发的广泛关注经久不衰,从经理到助理俨然已将美男美女们集卡完毕,这个高颜值团队的幕后老总皮氏的身份也被不断猜测。

摄影师呭平也在持续跟拍中。据悉,她在拍摄过程中总能目睹些惊天动地的大场面,而这些场面为何,她却选择闭口不答。我们总能在一些角落里发现,她和好友沈清行的一些满面红光的窃窃私语,极度可疑。


后查清,沈清行和呭平系皮氏集团的两名员工。


                               æœ¬å°è®°è€…,小沈。


🍰【长顾】解药(片段练习)

片段练习11.9打卡🌸

因为身体原因咕咕咕了两天(x)今天的段子依旧没有手感(跪)


★

长庚已经接连翻了几次身。顾昀这几年已经不似当初浅眠,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能让他安眠的那个人在身边。所以当长庚翻身的动静已经把他惊起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去摸旁边的人是否还在,结果入手却是一片滚烫。

长庚很少生病,昨天晚上他还跟顾昀开玩笑似的说他百毒不侵,结果应的就是这么快,还没到第二天,居然发起了高烧。

顾昀连忙披上衣服翻身下床,他的动作已经尽量放的小心,可这点动静还是弄醒了本来睡的就不安稳的长庚。

他生着病大概有些迷糊,脸颊上带着些不自然的潮红,平日里清朗的声音这会儿居然软软的,眼里像含着水光,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拽住了顾昀的袖子,差点给他拽掉:“子熹……你干什么去?”

“我去打点热水,你躺好别动。盖好发发汗,尽量自己退烧,药喝多了也不好。”顾昀说着拽拽长庚手中的一截袖子,示意他松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昀感觉到长庚的眼睛似乎亮了亮,不仅没等到袖子被松开,反而因为姿势的缘故被长庚轻松一拉便栽进他怀里。

只听皇帝陛下完全没有一丝虚弱的声音说道:“发汗不用那么麻烦的子熹。”刚才潮红的脸这会儿看上去居然显得是满面红光。

要不是刚才那确确实实的难受样子,顾昀简直要以为他家陛下是装病的了。

☆

发汗过程🚀🚅🚗

🍰【长顾】暖冬(片段练习)

片段练习11.6打卡🌸


★

陛下的酒量其实很不错。伊始军中与将士们拿海碗喝大漠烈酒起,就很难有个什么时候能把他给灌醉了。顾昀也不是没想过偶尔这么搞一搞他家皇帝,虽然这种事在外人听来比较惊悚且大逆不道,其实于他也并不是多难实施。奈何长庚在喝酒上倒是颇为节制,又仿佛是看透了顾昀内心所想,不仅从没如了他的愿,倒是让一旁被陛下强行禁了酒的将军瞅的嘴馋,只能凑上去在陛下嘴里偷个香品品酒味儿。

所以当长庚眨着一副含着醉意的眼睛看向他时,顾昀先是有些懵,下意识便觉得不太可能,继而怀疑是皇帝陛下在装醉。当长庚凑上来吻他,还分出了一只手去扯他衣服的时候,他就更加坚信了自己的观点。

可那眼神分明软的很,挟着所有暖阳的光,直直地朝他看过来。带着不属于这冬日的热意,裹挟着独属于长庚的味道,还含着淡淡的酒香。醉人。

长庚鼻尖埋在他脖颈处小声喊着他的名字,那声音静水流深,和缓中带着一股偏凉的温度,在他听来却又甜的腻人。

顾昀失笑:“……你真没醉?”

“醉了。”皇帝陛下斩钉截铁道,声音却有些发闷,“醉的只想亲亲我的子熹。”

☆

片刻后🚗🚗🚗